第263章:木之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数不清的网民在微博评论,在各个论坛分析,又在各个新闻下留言。

    “唐田简直就是个扫把星,大家千万不要和他交朋友啊。”

    “真武门和太乙门竟然还想收唐田?两个门派难道就不害怕被灭门么?”

    “一个走到哪里,都会掀起腥风血雨的男人啊。”

    “垃圾,没有骨气。好朋友都被人灭门了,唐田现在在何处?竟然藏头缩尾不敢冒头,不仗义。”

    “唐田也太没骨气了,人家都留下字让你去复仇了,这么多天了,竟然还没有任何音讯。”

    “恕我直言,一切吹捧唐田的,都是些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唐田臭了,臭大街了,竟然连报仇都不敢。朋友被灭门,竟然到现在都不冒头。”

    “唐田你太让人鄙视了,是条汉子就去报仇啊。观音派和禅佛两道门等你。”

    “唐田,给你十个胆子你敢踏入冀省一步么?算你识相,要不灭了你。”

    “……”

    唐田对于网络上的一切舆论都丝毫不关注,他自然知道两派留下血字的目的。就是想要逼他去报仇。

    因为唐田常年神出鬼没,想要杀他的人太多了,但从来没有谁真正的能堵住他。从内劲的时候就开始被强者们追杀,一直追杀到化劲,依然是比他强大太多的强者追杀。

    但从来没有谁成功过。

    所以那两派也是没有办法了,既然做都做了,不如索性留下血字逼迫唐田来报仇吧。只要唐田敢往冀省走,那就刚好顺应了两派的心意,随意将其灭杀。

    但是唐田注定不会成为一个冲动鲁莽的人,他的武道之心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舆论而受到影响。报仇,一定会报仇的,但绝对不会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冲进别人的圈套之中。

    他只能踏遍千山万水,寻找成为懂劲强者的机缘。

    而现在,似乎是快了……

    夜间,月下。

    唐田入神的看着冯稀坟头上的一株野草。几个小时前,那野草还只是一个嫩芽,几个小时之后,竟然长得茁壮。

    这让人有些惊奇于这野草的涨势之快,震撼与植物在天地潮汐之下受到滋润后,那强大的生命里。

    看着这野草,唐田入神了。

    他跪在冯稀的坟前,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盯着那野草,似乎连呼吸都禁止了。

    ‘呼呼’

    奉天的北风如刀,在这空气之中呼啸着,似乎将世界都剜出了血印。

    那野草在风中瑟瑟发抖。战栗着。

    它似乎无法经受住奉天的北风,毕竟这犹若天上在下刀子。

    ‘呼呼呼’

    狂风呼啸的更加可怕,飞沙走石。

    它像是一叶扁舟,在狂浪滔天的大海之中摇摆不定,可是无论风浪如何巨大,它却始终只是瑟瑟发抖,卑微着,却始终不死不灭。

    如此的顽强,如此的自卑而又坚挺。

    外表的不自信,外表的残弱,无法掩盖它内心深处那种永远无法磨灭的坚韧不拔。

    唐田有些失魂的走上前去,轻轻伸手扒开那一层土。却骇然发现娇小脆弱的嫩苗之下,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出现了深深扎根在泥土深处的根茎、脉络。

    露出地表的那一小截看似脆弱的嫩苗,因为娇小,所以看起来柔弱。

    但是却因为它的根系强大到了让人震撼,隐藏在了地下。所以又给了它无比强大的坚韧内心,无论风吹雨打,它都矗立在那里。不自信的瑟瑟发抖中,始终屹立。

    “根……”

    唐田喃喃一声,眼里有激动的色彩闪烁。

    北风过后,天上又开始了下雪。晴了一天的奉天,再次落雪。

    鹅毛大的雪花覆盖了这片区域,银装素裹。

    唐田眼睁睁的看见一层积雪,很快掩盖了这冒出坟头的嫩芽。没有去刨开积雪,也没有去帮助它生长,依然发呆的静静看着坟头。

    此时的坟头全是积雪,却再也看不见那野草嫩芽了。

    唐田长跪于此,却不动弹,依然目不转睛。

    翌日,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这场雪终于停止了下来。

    唐田依然看着光洁的雪发呆,看着那被积雪掩埋的坟头,看着那被积雪掩盖的野草,心里似乎隐隐在期待着什么。

    他也说不清楚,他到底在期待什么。或者是在等待什么?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倾洒下来,唐田瞳孔一缩,整个人浑身变得僵直了起来。

    被积雪掩盖的坟头,出现了变化。

    那光洁的雪面上最初只是出现了一个小孔洞……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点绿意忽然冒头了,只冒出了那么一点点。

    ……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已经早晨十点钟的样子。

    在不知不觉间,那冒出一丁点的绿意,生长了出来。变成了小指粗细,一寸高。

    它,再次冒头了。冒出积雪的绿意,继续在风中瑟瑟发抖,继续那样‘顽强’的瑟瑟发抖着。看似不自信,看似是自卑或者软弱……

    唐田深吸一口气,他终于明白,自己在期待什么了。

    依然长跪不起,可唐田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明亮了。

    到了下午,黄昏之时。

    狂风又起。

    而此时,那一株野草再也没有瑟瑟发抖了,它就矗立在坟头上。冒出小臂那么长,二指粗细。

    在曾经的地球植物里,它并不存在。这是一种天地潮汐之后的产物,一种极其顽强,极其坚韧的野草。

    从昨夜的突然破土而出,到狂风中瑟瑟发抖。再到被积雪掩盖。到突破了积雪,继续冒出嫩芽,继续在狂风中瑟瑟发抖。

    为期一天一夜,它终于成长为了连狂风也无法撼动的存在了。扎根于这片大地之下,谁也无法动摇它。

    一次次的瑟瑟发抖,一次次的坚韧成长。在自卑与怯懦中不断成长,它终于成长为了连老天也无法撼动的存在……

    唐田浑身一震,站了起来,双眼没有聚焦的抓住那外表极其坚硬的野草,用力往出来一拔。

    ‘叭叭叭’一阵阵的断裂,以及破土声响起。

    露出地表的只有小臂长的野草,当唐田将他完全拔出来之后,发现它的根系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形成了一张大网,覆盖了整个地面。那根系,竟然有一米多长。

    看着手中这被连根拔起的野草,唐田呢喃一声:“木,冒也。冒地而生,东方之行,下象其根。阳气动跃,触地而生……此乃,木之道。”

    木之道,并非唐田曾经在太行山脉,看见的那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也并非连绵不绝的一片绿意。

    它是一种生命之根本,十年不露头,在地面之下,我们都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打基础。一朝破土而出,你却再也无法撼动了。

    此为木。

    木之道,是否便是生根与内,爆发于外。

    此乃崩!

    深吸一口气,唐田闭上了眼睛,缓缓抬手,三体式成。

    双腿微屈,双拳别与腰间。

    左脚上前一步,右脚接踵而至。右脚出的瞬间,右拳猛然发出。

    踏前两步为其蓄力,最终传至右拳一招。

    五行拳中穿透力最强的一招,却是蓄力最久的一招。进步炮拳同样刚猛,可是却只一个进步蓄力。进步崩拳却需要两步为其蓄力。

    这两步,便是那木之道中‘根为先’。那一拳,便是木之道中‘冒为后’。

    ‘嘭’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空气被打的一阵扭曲。

    崩拳出。

    ‘簌簌’一阵沙响,冯稀坟头的所有积雪,竟然在拳风之下全部被吹散了。

    唐田有些惊骇的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喃喃一声:“这一拳……有十万斤的力量!”

    腊月间,奉天某陵园,恩师冯稀之墓前:

    一天一夜,悟木之道,转崩拳。

    一拳十万斤!

    8)

小说归来的宗师 最新章节 第263章:木之道网址:/html/233/233448/56403630.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