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刀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z)阳光总在风雨后, 请相信有彩虹  周小曼跟着银发族学员们一起做拉伸,她惊讶地发现, 她的身体非常柔软,可以轻易完成拉伸动作。而黎教授对此是反应是理所当然。

    旁边有人说自己家孙女能一字马时, 黎教授特别自豪的来了句:“我们家小曼能劈到二百度,腿勾在脖子上呢。”

    周小曼差点儿没当场疯掉, 死活没肯示范给大家看。她啥时候有这能耐了,柔术吗?

    中场休息时, 有个身形苗条的中年女子过来找瑜伽教练。周小曼下意识地转头过去看她。对方立刻皱着眉头喊了周小曼的名字, 厉声低斥:“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中断了训练。即使不当专业运动员, 你也不应该这样懈怠。”

    周小曼有些茫然, 她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所谓运动员训练之类的,应该距离她的生活非常遥远才对。

    黎教授有点儿尴尬。

    也许是女婿害怕小曼太过于亲近他们,反而跟周家长辈生疏,他每到寒暑假都会强行将小曼送回乡。小曼的艺术体操训练就这么一直断断续续的。

    其实这孩子天赋应该相当不错。今年三月份时,小曼还在全省青少年组的比赛里拿到了个人的第三名。体育学院的朋友看了都说可惜,孩子要是早点儿进专业队,现在起码在全国赛里出成绩了。

    不过艺术体操目前在国内还是边缘项目。黎教授跟丈夫也不好对女婿多说什么。他们之间有默契,小曼的教育, 女婿说了算。

    周小曼唯唯诺诺。从这位薛教练口中,她知道了自己从两个月前便自行中断了训练, 连上个月的全国比赛都没参加。

    “就算你现在的水平, 进不了全国赛的名次。你去见识一下也是好的啊!”薛教练恨铁不成钢。

    她其实本来不应该带周小曼的, 因为周小曼根本不是省队的专业队员。可是这孩子条件实在太好了, 身体的协调性跟身材比例都非常出色,人长得出挑,场上的感染力也好。从六岁第一次偶然发掘到以后,曾经是中国最早一批艺术体操人的薛教练,就实在放不下。

    让她愤怒且郁闷的是,周小曼的家人根本不支持她从事专业体操运动。

    周文忠的话非常毒:“教练,你现在一个月多少收入?专业的体操运动员又是多少收入?运动生命能有多长?我家让小曼过来,不过是让孩子活动活动筋骨。我们还不需要孩子挣这点儿运动员补贴。”

    薛教练被问的哑口无言。周小曼家庭条件好,外公外婆都是大学教授,父亲是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母亲又是知名的营养师。她的确无法保证,周小曼走运动员这条路后的发展,会比她按部就班读书工作来得好。

    就这么磕磕绊绊的,周小曼拖拖拉拉练了八年,跟玩儿似的,也拿到了全省第三名。多少人卯足了劲儿,死命磕着练,都没有她的成绩。

    周小曼感到非常抱歉。因为与薛教练的激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完全不记得什么艺术体操。她居然曾经是业余体操队员,还是拿过名次的那种?到现在,她对自己苗条纤细的体型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然而就这么小腰一束的模样,薛教练还大发雷霆了。这才几个月的功夫,体型控制就成这样了?这么胖,还怎么在场上做动作?!

    周小曼完全被吓到了。她真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能跟胖字沾上边,纤细苗条,连皮下脂肪都是薄薄的一层,整个身体唯一有肉的就剩下脸上了。可那也应该算胶原蛋白啊。哪里能说是胖。

    她没胆子跟教练怼上。她抱歉极了,因为她把关于体操的事情全忘了。

    薛教练叮嘱她明天一定要去训练,起码考虑趁着年纪小骨头软,冲一回全国青少年锦标赛,前八名可是国家一级运动员。

    周小曼一脸懵逼,她只知道国家二级运动员能加分。一级跟二级,到底谁的级别比较高?其实她很想问一问一级运动员高考加分不。不过她实在是没那个勇气。

    下午的瑜伽课程结束后。薛教练还相当不客气地嘱咐周小曼以后不要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了。要说练体型练气质,艺术体操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她皱着眉头看周小曼:“抬头挺胸,这才多点儿时间,连站都不会站了吗?”

    可怜的周小曼一直到晚上吃饭时都战战兢兢的。她真不知道,薛教练嘴里的站好了究竟是怎么个站法。

    黎教授兴致勃勃地从书房里翻出了录像资料。在老人看来,小曼年纪小,忘性大是正常事。这孩子一向就比较马虎。

    周小曼六岁时被挑中去练艺术体操,姜家两口子还是颇为自豪的。一百多个学跳舞的小姑娘,就挑了二十个人,然后一通考核下来,只剩五朵金花。选人的教练全都夸周小曼条件好悟性佳。

    录像带的年份有些遥远了,画面效果欠佳。周小曼看着录像,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她以为自己会一下子全想起来,然而那粒种子却始终没有破土而出。

    她只看了不到半个小时的录像,曾教授就带着孙子来拜访了。

    童乐还是那副哈利波特的装扮,然而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可比小魔法师看着活络多了。录像带被退了出来,童乐要继续看日剧《人间失格》。

    周小曼无所谓。她并不急着回忆起一切。催眠并不能清洗记忆,它只是将这段记忆尘封了。如果有恰当的契机,记忆自然能够恢复。她笑着帮黎教授给客人准备喝的跟茶歇,端了一份布丁给童乐。

    曾教授笑道:“哎呀,还是小姑娘好,又乖又懂事的,比男孩子强。”

    周小曼只是抿嘴微笑,心里头却有个声音在驳斥,女孩子必须得又乖又懂事,才能提一句“还是好”。男孩子只要性别到位了,皮一点什么的,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大人们去会客室里聊天说笑了。

    童乐舀了口布丁,皱着眉看周小曼:“你干嘛不吃?要只有一份咱们一人一半。最烦好吃的都给你这一套了。”

    周小曼摇摇头,轻声解释:“教练说我胖了。”

    童乐看了她一眼,相当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浑身上下没二两肉,也好意思说胖?”

    周小曼乐了,童乐的体型瘦削的厉害,连腮帮子上都没什么肉。

    结果这人相当不脸红地来了句:“所以我诚实。我就从来不说什么嫌自己胖了的话。”

    周小曼点点头:“一般都是女生对这个更在意一些吧。”

    电视屏幕上,两个高中男生在接吻。

    童乐尴尬不已。

    周小曼不懂日语。这张碟片连中文字幕都没有,所以一开始,她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瞥上一眼。看到这个画面,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他。

    童乐立刻色厉内荏地警告周小曼不许胡说八道:“这可是非常正经严肃的片子,反应了很多现实问题。校园暴力知道不?它其实是揭露社会黑暗面的。”

    周小曼忍俊不禁,她点点头,表示赞同童乐的观点。为了让这个慌张的跟鼹鼠一样的男孩子不那么窘迫,她相当善解人意地去会客室给长辈们送水果了。

    曾教授正在皱着眉头说现在的学生不知道怎么了。她让做校园心理调查,结果都选择什么校园暴力、性骚扰还有人流什么的。

    “我要的是普遍的校园心理调查啊。这么多正常的孩子放着不去管,专门盯着那些东西做什么?正常的中学生,哪儿来的什么校园暴力,又不是黑社会。还性骚扰早恋人流,好好的孩子,谁会跟这些事情搭上关系。弄出这种事,难道不是她们自己该反省不自重么。小曼,你说说,是不是这样?”

    周小曼放下了一盘切好的香瓜,闻声手一抖,差点儿没把盘子打翻。她勉强露出个微笑,摇摇头:“我不清楚。”

    不知道为什么,曾教授的话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大约是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令人不快吧。

    曾教授没有得到认同,心下不悦。她皱着眉头看了眼周小曼,觉得姜家的这个便宜外孙女果然还是差了一些。跟在黎黎身边这么久,居然没有学到人家的十之一二。根子里带出来的东西,怎么也改不了。

    晚上送走了客人,黎教授安慰周小曼:“你别在意。你曾奶奶人不坏,就是学术上固执己见了一点。”

    姜教授在一旁眯着眼睛撇撇嘴:“她也该停下来歇歇了。那时候是要开心理系,实在没人顶上,才把她给拎出来的。其实她哪是搞心理学出身的呢。那帮子人,以为搞思想教育的就是心理学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黎教授朝丈夫使眼色。

    周小曼赶紧将话题又岔到童乐身上,以表示她根本就没有留心大人们谈论的话题。

    “童乐真厉害。他能完全听懂电视里的日语,真叫人羡慕。”

    姜教授夫妻没有搭话,黎教授只招呼她赶紧洗洗早点儿睡,明天还得去练艺术体操。

    周小曼略有些失望,但还是微笑着应声回房了。她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一个问题,要是姜教授夫妻为了女儿的家庭和睦,不愿意帮她转学怎么办?

    脑海里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必须得转学,必须得离开那里。

    周小曼翻了个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看艺术体操的录像触动了她的记忆,她一晚上都没能睡踏实。

    睡梦中出现了断断续续的画面,闪烁着,她身着体操运动服在翻腾跳跃。旁边是一双双眼睛,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眼睛,那些眼睛都盯在她身上,让她毛骨悚然,甚至在睡梦中呕吐了起来。

    周小曼从大汗淋漓里惊醒。她轻手蹑脚地起了床,去卫生间里冲了把澡。站在镜子前,她看着那个皮肤上还滚动着晶莹的水珠的女孩。这真是一具青春美好的**,身材修长,皮肤紧致,胸部跟**都显出了少女的体态。

    没由来的心慌让她抱着自己,蹲在了地上。重生以后从第一次镜子里看清自己的脸时那种感觉,又出现了。藏起来,她非常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因为太美好了,所以是罪过。

    这一回,周小曼没有再躲镜头,而是任凭孙记者拍了。可是她配合起来,却失去了那种韵味。眉眼还是那样的眉眼,那股熊熊燃烧的生气却一下子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孙记者又抓了几幅画面,都觉得没有最初抓拍的那四张好。镜中的维纳斯,回眸,睡美人,火凤凰,他连四张照片的标题都想好了。

    等拍完其他少女训练的场景后,一天持续了八个小时的训练终于结束了。

    孙喆临走的时候给周小曼塞了张名片,他跟朋友合伙搞了个摄影工作室,专门给各个杂志报刊提供照片。周小曼要是愿意,可以考虑过去当模特。一张照片报酬从五十到一百都有,要是按天数算的话,一天三百到五百块,看情况。

    周小曼愣愣的,反应不过来。

    丁凝冷笑了一声:“真是不一样啊,到哪儿都能让人开小灶。”

    薛教练看了她一眼,声音淡淡的:“孙记者也想让你们去拍照片,不过我没同意。你们是拿着省队工资的,不能擅自行动。”

    一下子,场上的少女们都噤声了。

    周小曼则拿着这张名片陷入了沉思,她到底要不要去当平面模特呢。对被人围观的恐慌跟对钱的渴望,让她犹豫不决。

    她需要钱,如果她要**出去,钱是第一要素。

    从体校出来以后,周小曼走路去老年大学找姜教授,然后再一起回家。她经过十字路口时,看到冷饮摊子,本能地想要买一瓶可乐。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儿多,她需要可乐帮助自己镇定下来。

    周小曼刚把可乐瓶抓在手里,还没来得及拧开,手背就挨了重重的一下。

    薛教练满脸怒气:“我说你怎么一下子跟吹了气球一样胖起来了。谁让你喝这种东西的?喝了会胖死,你难道不知道?”

    周小曼吓得手一松,可乐瓶子掉在了地上。她想捡起来,结果直接被薛教练拖着往前走。她回头恋恋不舍地看了眼,见那个摊主捡起了可乐,擦擦瓶身,又放进了冰柜。她其实想说,教练,不喝也可以退掉啊,好几块钱呢。

    薛教练一直拽她到林荫道上,才皱着眉头道:“小曼,我带了你八年,始终就没搞懂你这孩子到底在想什么。你也不小了,要是再拖下去,你就是想出成绩也来不及了。你听教练一句,咱们拼一回,就拼下半年的全国锦标赛。咱好好练,能拿到全国个人前八,你起码是国家一级运动员。你的身体条件,糟蹋了,真的可惜。”

    周小曼心一横,咬咬牙道:“教练,我想拼一拼,但是我真的忘了。我两个月前磕了下脑袋,就把体操动作都忘得一干二净。我本来想等好起来再过来训练的,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薛教练吓了一跳,连忙问她到底磕了哪儿,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脑子哪里受伤没。

    周小曼摇摇头,睁眼说瞎话:“都查过了。我外公给找的脑科专家,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就是我身体的本能好像还在。前两天我还侧空翻来着。可是我完全不记得究竟是怎么回事。”

    薛教授眉头紧锁,她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然而身体本能还在就好,就跟一个人忘了一支舞,但有舞蹈基础就不是问题。

    周小曼被勒令以后都不允许碰碳酸饮料,得严格按照食谱来,连喝水都要控制。她现在能理解,为什么她上辈子能够胖成那样了。如果长期维持高强度的体育锻炼又严格控制饮食,一旦放纵的后果可以参考马拉多纳。

    薛教练让她跟家长商量一下,再决定是否去当平面模特拍照片。周小曼却不愿意惊动周文忠。直觉告诉他,周文忠是不会同意的。他应该也不会允许她手里有多少钱。

    没有可乐的安慰剂作用,又为是否去拍照片犹豫不决,周小曼整个人情绪都低落了下来。到了老年大学,姜教授还在跟他的学生们聊天。其实对这些有钱有闲的老人而言,来老年大学,更多的意义就是找人说话。

    童乐坐在教室的后面,正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日本原文书。见到了周小曼,说话的老人里有人笑着打趣:“小乐,你不用觉得无聊了,有漂亮小姑娘过来陪你了。”

    周小曼很想翻白眼,然而只能低头装没看见。童乐则是毫不犹豫地在镜框后面露出了白眼球,低声抱怨:“真无聊。”

    看到这个哈利波特一般的少年,周小曼心中一动,想到了解决方案。

    她拍照时,可以带一个保镖过去。

    吃过晚饭,周小曼借口有本书落在家里了,回了一趟工人小区。

    川川家门口照旧围了一堆人,乐此不疲地吃瓜看热闹劝架嗑瓜子。那两位年轻姑娘也在,这回干脆直接将防盗门拉开了,要求将原本的新闻频道调到影视频道,她们要看《薰衣草》。最神奇的是,川川妈在跟丈夫吵骂不休的时候,居然没有忽略两位邻居的要求,真换了台。

    周小曼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一切。今晚倒是没有争执形成川川的受精卵那个精子的来源,而是争先恐后地将儿子分成无数碎片,迫不及待地把优点归纳于自己的基因,缺点全部推给对方。 z

小说重生学霸女神 最新章节 243.刀鞘网址:/html/237/237559/58056573.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