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8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同床共枕还不够?!还不够?!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坐在他旁边的赫锦衣,一脸咱懂的模样拍拍他的手背“燚羲旁边那院子还空着,有空就收拾收拾搬过来吧。”

    “不错,你在地府上班,来回可曾方便?”庄淼水瞧着木易雅吃瘪的那模样,心里都快乐番了。

    让他纵容邵燚羲,让他包容他,看吃苦头了吧?“就算不方便,也没关系,阿姆说了,哥儿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大不了辞了那工作,燚羲家大业大,养的了我们。”

    木易雅凉凉的瞧着庄淼水,心里默默的感到绝望,庄家那些哥儿太坏了,真的是太坏了,。

    还是肖圣珺,这老实憨厚的大将军来的好,最起码他至今没说过一句屁话!

    “雅,别理他们,我觉得工作还是不能随便辞的。”肖圣珺斩钉截铁的给出自己的意见。

    ......木易雅凉凉的看着肖圣珺,心想。刚刚他绝对没在心里赞扬过这混账,绝对没有......

    “这小尾巴什么时候会消失?”吃完午饭,邵燚羲被庄泽啓抱在怀里晒着太阳,木易雅则在不远处凉凉瞧着他们。

    “明日午后。”木易雅从阴暗处缓缓走出,摸了把小猫的脑袋“我过两日再来看你。”

    邵燚羲立马伸出尾巴勾住对方的手“先说好时间!”

    “两日内必定会来。”木易雅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次说到做到,如何?”

    “恩~”邵燚羲甜蜜蜜的点头,松开尾巴,随他去了。

    可待木易雅刚离开,庄泽啓立刻低头捏了捏邵燚羲的脸颊“明天?”

    “恩?”不解的甩了甩尾巴,随即邵燚羲发现庄泽啓的眼珠子跟着自己的尾巴在走.......“恩!明天中午~”

    庄泽啓发现,这几天自己胃口似乎越来越大了。

    被小猫伺候的浑身舒服,那条毛茸茸的尾巴时不时碰触他那些敏感的地方,让他浑身发颤,看着邵燚羲那两枚毛茸茸的耳朵,舒服的微微叹了口气。

    抬手捏了捏,这可比他大哥给的那耳朵和尾巴妙多了。

    “泽啓哥,今天要不要换个东西?”邵燚羲瞧着庄泽啓嘴角微微上扬,猫尾巴的尖尖处顶了顶已经湿`润的入口。

    这让庄泽啓的呼吸一顿,这一番的邀请更似兽`交呀......

    无声的默许,邵燚羲目光迷恋的瞧着那条毛茸茸的小尾巴逐渐埋入那炙热的地方。

    尾巴敏感的感觉到被泽啓哥紧紧`夹住,还有那滚烫的质感......

    “好舒服,泽啓哥里面好舒服......”邵燚羲眯起了那双圆润的眼睛,慢慢的品味,却让那条尾巴越发的深入。。

    庄泽啓觉得这深度远远超过往日,让他紧张的抓紧床单,刚要提醒邵燚羲别再深了。

    邵燚羲立刻抽`出尾巴,可他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

    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快。

    毛再柔软,再细腻,可遇到水,终究还是会有刺痛感。

    好疼,好刺激,好深......

    庄泽啓都不知自己答应是否正确,可尖叫和压抑不住的呻`吟却显得越发喜悦。

    邵燚羲迷恋的看着庄泽啓的一举一动,看着他那双眼眸如今因情`欲而落泪。

    好棒,过去和泽啓哥做,就算他再舒服也不会这么失控的呢。

    好棒,光看着现在的泽啓哥他都能高`潮了......

    邵燚羲舔`了舔嘴角,咽下一口唾液,双手却缓缓摸上那两颗艳红的小`乳`尖,好看的小说:。

    他要让泽啓哥更舒服,更快乐,他要他为自己发疯......

    吃晚饭时,即墨歆遗憾的表示没瞧见小猫,没有小外孙,但......

    “淼水啊,要不要去提醒下泽啓,让他别叫的这么响了?我们这都听得见。”喵咪状态的邵燚羲就这么给力?

    “可不是,都叫了一下午了......”在知道不会伤到孩子后,两个老的自然不会反对“还真看不出,燚羲还真够厉害的。”恩,他虽然已经一把老骨头了,但今晚还是要重振雄风哒!

    想着,便一脸期盼的瞅着自家夫人,表示今晚打算努力努力!

    即墨歆一巴掌扇过去,暗暗碎了口这老不休的。

    更何况,庄和旭和即墨歆一直没觉得自己养的是哥儿,没皮没脸的讨论自家四只房`事也不是没有过的。

    这偷看偷听,更是家常便饭。

    庄淼水与赫锦衣以及肖圣珺对视眼,后者瞧着五大三粗,但还是臊红了脸,默默低头不吭声了。

    老一辈的或许还没想出邵燚羲和庄泽啓到底怎么玩到这程度的,可他们会不知道?

    更何况,庄泽啓在他们面前可从来不掩饰对邵燚羲的种种迷恋和种种口味......

    用餐后,庄淼水漱了漱口瞟了眼赫锦衣和肖圣珺,看似平静的提议道“要不要一起来?”

    来?来什么?

    两人皆是一愣,可随即清醒。

    肖圣珺脑袋飞快的摇摆,让一旁瞧着的赫清皓都担心他会把脑袋给摇下来。。

    倒是赫锦衣多了几分镇定“不了,节操这东西,我尚且还有。”

    “哦,”庄淼水飘然起身,走到四弟身旁时,特意俯身压低了嗓子在他耳旁轻声道“幸好你没说,贞操这东西,我还有......”

    唰的!赫锦衣脸庞爆红,颇为愤恨的瞪了眼镇定自若的庄淼水。

    其实说实话,庄淼水都忍耐了一个下午,实在难熬。

    这次庄泽啓那小子的情绪波动比往日大的多了,几次都让他熬不住。

    要不是心里仅存的一点作为兄长的谦让心,他早就冲进去不霸占邵燚羲,也要和庄泽啓分享一把。

    眼下快步走到后院,抬手用力推开房门,一边看向中场休息的两人,一边松了松领口“哦呀,哦呀。燚羲你这坏小子,是不是欺负了我弟弟一个下午?”

    邵燚羲倒也不累,下午主要就动了动尾巴......大家都懂的,小幅度运动一点都不累。

    眼下精神满满的舔`着嘴角瞧着庄淼水,只觉得心`痒难耐。

    庄淼水站在离床榻三步开外,微微仰着头俯视着邵燚羲,嘴角挂着一抹讽刺的笑意,整个神情都凉凉的。

    而衣服穿得严严实实,色泽暗沉,让人显得稳重而禁欲。

    可现在房内却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情`欲,让完全无法融入的庄淼水显得怪异的诱`惑。

    “么有欺负。”邵燚羲舔`着嘴角,尾巴却轻轻拍打着庄泽啓的屁`股,好看的小说:。偶尔几下,毛茸茸的尾巴还会特意深入臀`缝中,从上至下的划过,引得庄泽啓一声闷`哼。

    “哼,没欺负?”这么挑逗有气无力的庄泽啓还不是欺负?说着面容整个阴沉下来。

    可邵燚羲瞧着丝毫不惧,反倒是越发兴奋的甩动尾巴。

    庄泽啓半死不活的趴在床`上看了眼和小`乳猫玩着正欢的大哥,再看看兴奋的乱甩尾巴的邵燚羲,心里哼哼了两声。

    死猫,居然敢拿尾巴抽自己的屁`股......

    今后一定要教训,否则就要爬到自己头上了。不过现在......

    “真哒没有欺负!”邵燚羲肯定而用力的点头,可那条毛茸茸的尾巴却猛地插入庄泽啓那被使用过的后`穴中。

    刚刚还在腹议邵燚羲的庄泽啓万万没想到,这只死猫会玩这手。

    当即闷`哼声,身上再次扬起一抹淡淡的红晕。而邵燚羲先前那下,插的可深了,眼下小幅度的摇摆,真够要庄泽啓的命。

    这位神医大人心里恨得牙痒痒,可又的确舒服,只能咬着被子一边随着那只死猫的尾巴而扭动腰,一边低低的呻`吟着。

    庄淼水冷哼声,暗骂邵燚羲的无耻,但的确想让人试试看这滋味......

    “有没有欺负我那宝贝弟弟,可不是你说的算的。”说着缓缓解开外衣,走向床榻,一把拽住那条尾巴用力抽`出“而是要我说了算......”说着,□的伸出舌头,沿着尾巴一路舔`到尾尖.......

    邵燚羲的呼吸顿时乱了,舔`了舔嘴角“好呀,淼水哥来替我看看,这算不算欺负泽啓哥。”

    于是...啪啪啪,接着啪啪啪,最后还是啪啪啪......

    庄淼水趴在床`上,高高撅着臀`部,头脆弱的扬起,眼角落下一串泪水顺着脸颊隐没在被子内。

    体内那根`毛茸茸有些扎人的尾巴,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力气,怎么都做不完。

    怪不得他那二弟会叫成这样......好棒,这条尾巴真的好棒,必须想办法让它经常出现.......

    “燚,燚羲别,太,太深了......”脆弱的低鸣只会让那只表面温顺的小`乳猫越发狂野。

    只可惜,庄泽啓和庄淼水现在根本无法思考这点......

    舔爪子,邵燚羲第二天起来时表示自己吃的很饱,瞟了眼至今还躺着的庄淼水和庄泽啓心里愉悦极了~好开心~

    想着昨夜的荒唐,邵燚羲就忍不住又扑了上去一阵撒欢。

    庄淼水接住那只小猫,轻笑声搂进怀里。恩,让小`乳猫睡中间也挺不错的,刚好和他的蠢弟弟一人一半。

    不过,这下即墨歆再蠢也知道,这三只昨晚在房里到底怎么疯的了......

    默默的抹了把脸,他这做阿姆的也为自家哥儿的行为感到丢脸.....真的。

    第三日如约而来的木易雅立刻受到小猫甜蜜攻击一枚~心情愉悦的收下,抱入怀中“怎么了?心情这么好。”

    “雅,雅,能不能再惩罚惩罚人家?”说着扬起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渴望的瞅着对方。

    木易雅就算人回地府,可心没回地府,其他书友正在看:。邵燚羲的一举一动他自然都清楚,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些什么,更是明明白白。

    眼下邵燚羲的话,顿时让他又好气又好笑“又想使坏了?”

    “么~只是增加夫妻感情和睦度!”邵燚羲斩钉截铁道。

    可后者显然不信,哼了声,捏了捏邵燚羲的脸颊,不过到底还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荷包“喏,兽丹。吃了后会长出尾巴和耳朵,根据使用者所想而变化。我给你的是六个时辰的量,用时注意别被外人瞧见就好。”说着便从小荷包里掏出一颗,塞到邵燚羲的嘴里。

    后者吧唧吧唧嘴用力点头“恩,很好吃!”说话间,便长出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不过这回是黑色的。

    木易雅瞧着他那神情不由侧头轻笑,这孩子真是不知要说什么好。

    邵燚羲甩甩尾巴见毛茸茸的黑尾巴立刻撒开腿尖叫着大笑着往内厅跑“泽啓哥,淼水哥~看人家今天是黑色哒!”说着直接扑到魏博轩怀里。

    后者心满意足的搂着猫,摸了摸邵燚羲的脑袋“呦~终于被染黑了?”

    邵燚羲自然扑上去就啃,咬的魏博轩,魏大将军嗷嗷乱叫。

    木易雅靠在门框上瞧着房内的种种,神情不由柔和而温暖。

    燚羲这孩子,就是有凝聚力,不论待在何处都是惹事的主。

    日子,一晃而过,邵府的哥儿已经明白邵燚羲有尾巴的种种好处。不但越发甜蜜也越发......有用。

    咳咳,不过庄泽啓以自我为题材的一本生育医书刚刚写了一半时,他赫然发现自己怀胎八个月了,还有一个多月,肚子里的孩子就得落地。

    瞧着无精打采的邵燚羲,以及时不时摸过来的爪子,庄泽啓不难察觉,这小子是怕。

    眼下他不单单怕孩子会分散自己爱人的注意力,更有可能会要了哥儿的命......

    就算庄泽啓再自信满满,却也知道,生孩子是哥儿人生路上一道坎,特别是第一胎。

    邵燚羲真是怕,怕万一自己有个什么该怎么办。

    瞧着越来越低落的邵燚羲,庄泽啓心疼的要命。

    这只小猫崽已经好几天没换样子了,刚开始时,可是一天换两次的来闹腾。

    庄泽啓最看不得邵燚羲如此,心里暗自焦急。

    木易雅也曾出面劝说过邵燚羲“泽啓的命大着呢,就是一胎生个七八个,别人是死定了,他保证第二天就能追着你打。”

    虽然这说法足够生动形象,可是邵燚羲依旧憋着嘴闷闷不乐“但会疼的,很疼的......”所以,他才不喜欢孩子!一点都不喜欢。

    家里那几只听着又好气又好笑,心里甜蜜极了。

    可转头瞧着尾巴上的毛都没过去明亮富有光泽的邵燚羲,这下谁都知道,怕是麻烦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写的文

    陆小凤之萌呆弟弟和贱贱哥哥这个绝对好笑咩~双主角,有点无厘头搞笑剧的模样~

    末世重生之屈服这篇比较沉重,属于困禁文~

    小说.V5受君们的萌宠攻</a> 最新章节第168章

小说V5受君们的萌宠攻 最新章节正文 第168章网址:/html/40/40821/9977585.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